爪游控

首页 >  资讯 >  小说 >  逞骄蓬莱客全文免费阅读-逞骄蓬莱客txt

逞骄蓬莱客全文免费阅读-逞骄蓬莱客txt

2020-12-03 编辑:投稿 来源:网络

  第 1 章

  苏青青在现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体里醒过来,已经三天了。此刻她躺床上,帐子开着,她的对面,屋子靠墙的一张桌边,坐了一个盯着她看的中年女子。

  苏青青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,悄悄扯高被头,捂住了大半张脸,装睡,从眯着的眼睛缝里悄悄打量。

  这女子四十来岁的年纪,头发在脑后盘成一只圆髻,严严整整,连额前的碎发,也用头油梳得溜光水滑,纹丝不乱。她上身穿了件青底素面缎地斜襟褂,下身是茄紫色起连珠卷草暗纹裙,裙沿下摆,露出两只没裹过的脚,脚上是双黑色的绒面绣鞋。打扮虽老气,但因为头发丰泽,皮肤白净,容貌看起来显年轻。风韵犹存的鹅蛋脸,饱满的额,两道细眉,凤眼斜挑,眼角就跟要飞进鬓发里似的。

  这样的眉眼,年轻时想必该是妩媚动人的,但现在,经过岁月的磨砺,这个女人的一双眼睛里,只剩下了精明和严厉的光。

  苏青青脑子里留下的一些原身记忆告诉她,这个中年女子,就是自己现在的母亲,名叶云锦,苏家天德药材行的女掌柜。

  叶云锦盯着闭目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的女儿,两道细眉渐渐地皱了起来。

  二十八年前,十六岁的她嫁入苏家,到了第十个年头,终于有了身孕,几个月后,丈夫就没了,她思虑周到,怕万一生女会被人看成绝户觊觎家财,在生产前就做好了两手准备,等生产后,见生的果然是个女儿,对外就当成了小子养,取名雪至。

  苏家少爷是女儿身的事,苏家除了红莲和对叶云锦忠心耿耿的老管事苏忠吴妈夫妇之外,别人谁也不知道。

  在当时,问题是解决了,但也埋下了隐患。

  苏家女儿长大后,去了省城读书,适逢时局颠覆,见识多了,新思想熏陶,渐渐开始不满母亲对自己人生的操纵。做母亲的也不知道,女儿喜欢上了一个男学生,少女怀春,于三天前趁学校放假的机会从省城回了家,和她摊牌,要求立刻恢复女儿身。

  毫无准备的叶云锦自然不答应,母女冲突得很厉害。苏雪至说了些冒犯的话,叶云锦盛怒之下,打了她一个耳光,她情绪失控冲出家门,径直跳进门前的河里。

  前几天一直下雨,河水有些急,她被追出来的家人救上后,人已陷入昏迷,躺了一夜才苏醒。

  女儿没大事了,叶云锦庆幸后怕之余,放下了心,却又越想越恼,加上事忙,就让红莲盯紧她,寸步不离,免得万一再出什么意外,且三天故意没理睬她,想晾晾,没想到红莲说她这几天不哭也不闹,就躺着,让吃饭吃饭,让喝药喝药,叶云锦又觉反常了。

  这不像是女儿该有的反应,叶云锦怕她又私下有别的打算,不放心,所以今天午后放下了手头的事来看女儿,进了屋,见她还是不理自己,分明是在装睡,忍了一会儿,心里又冒出火气,抬手重重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给我起来!”

  “啪”的一声,把正观察她的苏青青吓了一跳。她一个激灵,急忙睁开眼睛,心里微微发虚,生怕自己会被这个精明妇人看出什么端倪,眼睛自然不敢和她对望,于是慢腾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耷拉着脑袋,心里正想着该怎么应付,幸好,一旁的红莲主动替她解了围。

  红莲飞快地扭着两只寸丁小脚到了床前,扶她让她靠在床头上,一边往她腰后塞枕头,一边挤眼,示意她千万不要再顶杠,接着转过身劝叶云锦:“夫人你别这样,有话好好说,姐儿胆小,当心又吓了,你看她,这几天多懂事啊……”

  “她胆小?懂事?”做母亲的冷冷哼了一声,打断了红莲的袒护。

  “胆小的人会干这样的事?懂事的人会这么不体谅我的难处?竟还敢往水里扎!她这是想逼我上绝路是吧?不说帮我,但凡还有半点心,她也不至于这么对我……”

  红莲给她倒水,嘴里哄她消气。

  红莲是叶云锦当年的陪嫁丫头。

  叶家那时是经营药材生意的中等人家,女儿怕疼,死活不肯裹脚,叶母也就作罢。等女儿长大,算是高嫁,进苏家门,又怕女婿嫌弃脚大,就从穷人家买了打小裹脚专等养大了卖出去的女儿,一道嫁了过来。几十年磨下来,主母和妾倒成了贴心人,每当叶云锦发怒时,整个苏家上下瑟瑟发抖,也就红莲敢冒出来说两句话。

  叶云锦这回是真的着恼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一把推开面前递来的茶盏,“咣当”一声,茶水洒了出去,水沿着桌面滴滴答答地往下淌。

  她抬手,指着耷拉着脑袋的女儿继续厉声叱骂,唬得红莲赶紧挪着小脚到了门后,悄悄往外看了两眼,又急急地挪了回来,小声地央求:“夫人,夫人,再大声,当心让人听到了……”

  “听到就听到!她都敢这样了,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?用不着她了,我明天自个儿去把人都叫来,当着全保宁县,全叙府的人的面承认,我叶云锦没儿子!让他们笑话好了!大清国都能说没就没,天德行没了也不冤!这点子破草烂根的生意,谁想要,拿去好了,也省得我这么操心……”

  叶云锦的声音越来越高,但眼角的睫毛下,却渐渐带出了几分湿意。

  “夫人,夫人,您行行好吧!饶了姐儿,她就是性子倔,她知错了……”

  红莲没看见,只紧张得嗓子都发抖了,回头拼命用眼神恳求苏青青赶紧先服个软。

  苏青青也看了出来,自己的“母亲”是真的发火了。

  她不是真的苏家女儿,和面前的“母亲”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心结。正想开口认错,先把这场面给渡过去,但很奇怪,心里竟仿佛仍残存着几分原身的情感,好似带了几分怨,想认错的话,被什么给拦了似的,一时竟说不出口。

  见女儿竟丝毫不为所动,叶云锦怒气越盛,加上这几天晚上心事重重没休息好,忽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人晃了一下。

  “夫人!姐儿!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认个错!”

  红莲一把扶住叶云锦,冲还在床上发呆的苏青青嚷了一声。

  苏青驱散了心里的那种怪异之感,立刻掀开被子下床,正要上去,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喊话声:“夫人!夫人!舅老爷来人了!”

  舅老爷就是叶云锦的娘家兄弟叶汝川,年轻时也考过秀才,奈何连考不中,死了心,在省城那边也经营起药材生意。他长袖善舞,八面玲珑,后来不但发了家,还因声望卓著,被推举为行会会长。他对妹妹叶云锦也很是疼爱。从前叶云锦最困难的时候,得过他不少的助力。

  刚才叶云锦进来时,让人不许靠近。

  主母作风强势说一不二,苏家人对她十分敬畏,没人敢违背她的意思。现在有事,人站在院子门口,扯着嗓子喊。

  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天德行苏家少爷刚从省城回来,就和女掌柜争执起来,出门跳了河,险些丧命,这消息早传遍了保宁县城这个小地方。叙府府城离这里只两天的路,城里同行们现在知晓这事正常,但自己在省城的兄弟居然也这么快就得知消息,这还是让叶云锦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想到现在别人不知道在背后怎么议论这事,要强了半辈子的她猛地一阵气短,心口突突地跳,勉强定了定神,再次低声命令红莲看牢女儿,随即开门走了出去。

  女主人走了,红莲松了口气,赶紧又扶着苏青青让她回到床上,一边替她盖被子,一边低声念叨:“姐儿,我知道你可怜,但夫人又何尝容易?再怎么样,也是你娘,你那天怎么能用那样的话伤她的心?你昏睡的那天晚上,夫人就在观世音跟前跪了整整一夜,等你醒来我去找她,她两个膝盖都肿了,站都站不住。她不会让你一辈子都当少爷的,姐儿你再委屈一下……”

  苏青青仰在枕上,眼睛盯着帐顶,回想着脑海里三天前吵架的情景。

  当时,苏雪至把平日积聚起来的对母亲的不满全都发泄了出来,口不择言,说她一门心思钻钱眼,恨自己不是儿子,所以冷酷对待强制命令,现在不是旧时代了,人人平等自由,如果不能自主人生,活着不如死去,最后还斥母亲假正经,表面一套背后一套,让死去的父亲蒙受了羞辱。

  应该就是这句话激怒了叶云锦,当时她脸色煞白,打了女儿一记耳光,接着,就发生了那桩意外。

  “姐儿,你有在听吗?”

  耳边传来叹气声。

  苏青青扭过脸,对上了红莲望着自己的目光。

  她能感觉到这个小脚姨娘那发自内心的对自己,或者说,对苏雪至的关爱,见她脸色愁苦,目光里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,略略不忍,于是含含糊糊地应:“在听呢……谢谢红姨……”

  姐儿去了省城读书后,这两年和女掌柜的关系越来越僵,连带着也迁怒起自己,认为她是母亲的“帮凶”“走狗”,已经很久没管她叫姨了,现在突然听到她又像小时候那样叫自己,红莲受宠若惊,愣了一愣,眼眶忽然发热,急忙偏过脸,扯出掖在袖里的手帕,飞快抹了抹眼角,随即转回脸笑道:“听进去就好,听进去就好……姐儿你饿不饿,我去给你拿吃的啊……”

  苏青青摇头说不饿,红莲就坐在床沿边,手伸进被子替她揉小肚子,问她现在来月事的那几天里,肚子是不是还疼得厉害,揉了几下,忽然仿佛记起什么,又去解苏青青的衣襟。

  苏青青身上穿着男子的家常中衣,不知道她的意图,就看着她替自己解衣。

  红莲替她解开中衣的襟扣,露出一层贴身里衣,目光扫过她的胸部。

  那天从水里被捞出来后,红莲替她擦身换了衣服,没有裹胸,所以现在,苏青青的胸脯是自由的。

  她翘着手指,比成尺的形状,在她胸前横竖地比了几下,随即低声说:“……咱们好像又饱实了些呢,束紧了不舒服吧……好在天气就要转冷,姐儿你放心松着些,别太紧了,咱们外头有厚衣裳遮挡呢……原先那几条湖丝的贴身也凉了,前些日我新缝了几条,专门叫人用绒棉纺线织出来的,又轻暖,又服帖,不会磨疼你,晚上我拿来你试试……”

  苏青青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她是在评估胸围,替她准备平日用来缚胸的绑带。

  她低头,看了眼自己的胸。

  苏雪至恰满十八岁了,虽然长年白天束胸,但发育得还算可以。

  红莲正用手比着,忽然听到门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,门竟被人一把推开。

  她吓了一大跳,替她飞快掩回衣襟,转头见是家里的使唤丫头小翠闯了进来,生气地骂:“脑子呢,当规矩是摆设?谁准你这样冲进来的?嘴巴留着不会用,我给你撕了喂狗去!”

  小翠被红莲骂得跟只陀螺似的打着转,慌慌张张地退到门槛外,手扒着门,喘着气嚷:“不好了,出事了!舅老爷来的路上,遇到一伙土匪打劫,差点丢命,幸好郑大当家路过救了人,给送了过来!舅老爷血糊糊的!可吓死我了!夫人让红姨你赶紧去拿鸦片酊!”

  鸦片酊保管在库房里,钥匙在红莲这里。她闻言脸色大变,顿足嚷了句天杀的,吩咐苏青青别乱跑,转身扭着小脚就跑了出去。

  小翠跟着走了,屋里只剩下苏青青一人。

  她继续躺了一会儿,按捺不住,也从床上爬了起来,胡乱穿了件屋里的男人外衣,抓了抓短发,正要出去,走到门口,低头看了眼自己鼓起的胸,又退回来,翻出一条束带,使劲把胸勒得扁扁平平,看着和男人没什么两样,深深呼吸一口气,等适应了些,开门跨了出去。

展开 ↓
相关游戏